您的位置:首頁 > 以案說法 >
種了六年核桃沒收益 村社解除合作獲支持
www.zelsfh.live 】 【 2019-09-29 15:53:06 】 【 來源:綿陽長安網 】

  

  

  (周兆保 張倏越 鄧勇)趁著有空,游仙區東宣鎮某農業合作社的社長老呂又一次爬到了山坡上。眼下雖秋高氣爽,卻并沒有讓他感到絲毫的愜意。“如果不是因為幾年前那一次合作,這里應該還是一片柏林,可現在……”望著眼前“毫無生機”的核桃樹,老呂無奈地搖了搖頭,內心五味雜陳。

  

  緣由

  

  合作種植核桃遲遲不見收益引糾紛

  

  老呂的無奈,要從2012年說起。2012年8月30日,老呂任社長的合作社作為甲方,與作為乙方的綿陽一家農業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:農業公司)簽訂了一份《核桃產業合作合同》,約定甲方將自有的250余畝林地以及相關林地款26萬余元作為投入,和乙方合作種植核桃,合作期限為50年。在雙方責任和義務上約定,甲方經農業公司指導栽好核桃苗后,按照乙方要求進行日常管理、除草、灌水、施肥、防蟲、防病等(一切費用由乙方負責);而乙方負責提供優質核桃品種,并保證栽種后第三年產生經濟效益,如未實現經濟收入,則按每畝100斤黃谷價格進行賠償。

  

  “合同簽訂后,我們將之前250多畝柏樹全部砍伐,銷售所得也全給了農業公司。但農業公司未對栽種的核桃苗進行認真管理,導致死苗、缺苗嚴重,未達到三年掛果的目的。”老呂說,2018年,他們起訴到游仙區人民法院,經法院組織調解雙方達成協議,但農業公司仍未按協議執行。無奈之下,他們只得再次起訴,請求法院判令解除雙方簽訂的《核桃產業合作合同》。

  

  焦點

  

  村社請求解除合同農業公司不認可

  

  法院審理查明,因核桃樹未掛果,2016年9月,農業公司兩次向村上(包含四個社)支付補償款10萬元。2018年,合作社起訴到游仙法院請求解除合同,經法院調解雙方達成協議,后因農業公司未完全履行支付義務,合作社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。2019年5月,雙方達成執行和解協議,約定農業公司應支付金額為6萬余元,在2019年6月30日前支付1.25萬元,剩余部分在2019年12月30前支付。同時,農業公司員工黃某某同意將其所有的白酒作為擔保,合作社接收了白酒150件,注明該批白酒屬于擔保物,不作為抵押兌付款項。

  

  面對合作社要求解除合同的請求,被告農業公司辯稱,雙方簽訂的合同合法有效,且眼下未出現法定解除合同的情形。同時認為,簽訂合同后,公司已先后投資900余萬元進行產業開發,也安排了一名員工負責管理。但因為受氣候、土壤及技術和管理問題影響,目前核桃長勢不樂觀,已計劃對土壤的酸堿度進行化驗分析,請求駁回相關訴訟請求。

  

  判決

  

  農業公司違反約定法院判決解除合同

  

  游仙法院審理認為,原、被告于2012年8月30日簽訂的《核桃產業合作合同》成立并生效。本案中,原告在簽訂合同后移交了土地,履行了合同義務。而根據合同約定,被告負有“根據甲方地貌特征、海拔高度、氣候溫差、土質結構等自然條件,提供適合生長、經濟價值高、有長期效益的優質核桃品種”,以及苗木栽種后的管理義務,而庭審中被告辯稱“受氣候、土壤及技術和管理問題影響,目前核桃長勢不樂觀,計劃對土壤的酸堿度進行化驗分析”,對于大片土地的核桃苗,在栽種逾六年后才準備進行土壤分析,其說法極不負責。同時被告稱公司安排了一名員工負責林地管理,但大片土地僅一名員工,無法有效實現管理目標。綜上,可以推定,被告在前期勘驗、資金投入和管理工作等方面存在嚴重瑕疵,未能全面履行其合同義務。

  

  另一方面,合同簽訂至今已逾六年,何時獲益、能否獲益尚存疑問。雖被告向原告支付了部分補償,但距離合同約定標準差距甚大。土地是農民生存基礎,將土地置于一個長達六年仍不能獲益,甚至后期前景難以確定的合作項目中,極大影響農民增收和農村經濟正常發展。

  

  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》相關規定,法院最終判決解除雙方簽訂的《核桃產業合作合同》。


編輯:李旭

綿陽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者必究

蜀ICP備13015879號-2 聯系電話:08162498305

地址:綿陽市涪城區解放街17號

腾讯彩票网娃娃